加速度学习网-免费提供各种学习方法! 加入收藏

误入歧途的明清江南经济史探讨――与黄宗智、李伯重、彭慕兰商榷

核心导读:编者按:《误入歧途的明清江南史探讨》和《误入歧途的萌芽探讨》是许平中先生向本论坛的?稿,我们对此表示欢迎。许先生在文章对中外学术界一些先生所持观点提出了批评,我们认为这是正常的。学术问题需要讨论和争鸣。学术上不同观点的是非曲直要由读者根据事
编者按:《误入歧途的明清江南史探讨》和《误入歧途的萌芽探讨》是许平中先生向本论坛的?稿,我们对此表示欢迎。许先生在文章对中外学术界一些先生所持观点提出了批评,我们认为这是正常的。学术问题需要讨论和争鸣。学术上不同观点的是非曲直要由读者根据事实作出自己的判断,我们不予评论。但坦率地说,对文章中反映出来的某种态度,我们并不赞同。我们认为,学术讨论应该和可以用更加谦和的态度进行。不必用鄙夷的口气作出什么"无知"、"浅薄"、"不够**流"、"扔进垃圾堆"之类的断语。既然你对某书不屑一看,又何苦费那么大劲进行评论呢?既然你连人家的书都没有看过,只是根据第二手评章介绍的情况立论,又怎么能够保证你的论断是准确和靠得住的呢?不知许先生以为然否?


摘要:一些学者把明清江南经济与英国经济进行比较,力图找到近代中国大大落后于西欧的原因。但学者们对明清江南经济究竟"是什么"还没有取得一致意见。黄宗智认为江南经济在压力下出现了"内卷化";李伯重认为江南经济存在斯密型增长但未出现库兹涅茨型成长;彭慕兰则干脆认为到1800年江南经济并不比英国经济差,英国之所以产生革命只是由于英国煤矿离工业区较近并且向新大陆移民缓解了人口压力。美诺思阐明:结构和经济、制度,都是经济人在特定客观及其变化的基础上理性选择的结果。西欧气候复杂,产品差异大,各地又有水路通航,适合发展商品,市场的发展又带动了经济和社会的兴起。本文认为近代中国之所以落后于西欧,在于二者大不相同的条件。中国文明本部东西方向气候相同导致产品基本相同无交换必要,南北方向无通航河流导致有差异的产品无法实现交换,中国农民将产品运到有差异的地区进行交换,比调整产品结构直接生产所需产品还要花费更高代价,基本产品的交易市场不可能自发发展起来。缺乏市场盈利的刺激,农民也只能够自给自足,导致社会长期停滞于传统状态。明清江南虽然出现了分工协作的手工业生产,但由于市场盈利潜力不大,不能刺激技术创新,所以不可能自发发展出资本主义社会。学者们大都没有搞清社会经济发展的基本原理,所以其关于明清江南经济史的争论都是不得要领的。
关键词:内卷化 斯密型增长 地理条件 商品市场 反差 不得要领

前些时,我从王家范先生的批评文章 " 《〈大分流〉与中国历史重估》"中了解到,美者彭慕兰认为,直到1800年,英国的英格兰与中国的江南地区经济发展程度差别不大,只是由于英格兰具有适合开采利用的煤矿以及北美殖民地缓解了人口压力,才使得的英国产生了工业革命,此后东西方才分道扬镳了。
说实话,光从彭慕兰的这一结论我已断言,《大分流》一书并不具有研究价值,如果为了消遣去阅读它,那对我的意志力也将是一次严重的考验。
最近,一位热心的读者给我来信说,他看了关于《大分流》一书的评论,毕业论文,感到彭慕兰关于英国崛起原因的论述,恰好能够证明我"地理条件和外生变量是社会发展的终极原因"的历史理论(许平中:《中西历史反差探源》,中国广播出版社,2004年8 月出版)。我对这位读者把《大分流》与我的历史思想联系起来颇感吃惊。但仔细想来,彭慕兰所说的英国工业革命的两个关键原因,正好"对应"于我所阐述的"地理条件"和"外生变量"。所以读者对我的历史理论产生误解,一点也不奇怪。但是这也使我认识到,有必要再向读者强调,在我看来,历史运行的终极"原因"("条件")是确定的,都是地理条件和外生变量。所以历史研究的关键任务,不是找到"哪些因素"促进或延缓了社会的发展进步,而是阐明这些因素"如何"决定或影响了经济人的选择,从而使他们创造了各自大不相同的社会和历史。
为了说明我与彭慕兰历史研究的方法不同,我不得不浏览了网站上关于《大分流》的介绍和评论,也大致了解了中国学者研究经济史的方法。本文不就学者们提供的具体经济史资料进行评述,只就研究方法提出自己的看法,以就教于经济史爱好者。

一、宏观历史问题的提出:近代中国何以"落伍"?

中国在鸦片战争中失败,迫使中国人认识到自己的落后,史家也开始对自己传统社会进行重新检讨。但是实在说来,经过100多年的探索,学者们并没有搞清中国历史进程何以与西欧出现如此强烈的反差。在笔者看来,人们甚至对传统中国社会究竟"是什么"也没有搞清。19世纪的中国落后于西方是无可否认的事实。但这一落后状况是由于从秦汉以来的社会"长期发展缓慢",还是中国传统社会"早已停滞",或是认为名带之前的中国一直居于世界的前列,只是在明清时期才落伍了?

许多人以为"缓慢论"、"停滞论"和"落伍论"之间的差别无关紧要,但实际上,这三种观点认识问题的基础并不相同。如果认为中国社会是"长期发展缓慢",那就需要从社会结构形成后社会运行的动力方面去寻找原因;如果认为中国社会"早已停滞",那就需要从传统社会有没有自我发展的潜力上下工夫研究;但如果认为古代中国有辉煌的成就,只是在明清之际才落伍了,那就只需要在明清时代的具有什么特殊因素中探讨落伍的原因。

当许多中国学者尚在思考中国社会究竟"是什么"的时候,却出现了一位"高明"的西方学者李约瑟,他硬是在故纸堆和其它不知道什么资料中发掘出古代中国科学技术的辉煌成就,得出15 世纪以前中国的科学技术大大领先于世界的结论。于是就出现这样一个问题:15世纪之后的中国何以不能像西欧那样率先转向现代,却由古代的辉煌转向近代的沉沦,陷于后进挨打的命运呢?中国人把这一问题称为"李约瑟难题"或"李约瑟之谜"。

许多学者早就对"古代中国的科学技术处于世界领先水平"的神话颇感怀疑。学过平面几何的人都知道,远在古希腊时代,欧几里德就归纳了几何学的公理体系。就这一体系给人的思想启迪来说,那是中国的所谓四大发明所望尘莫及的,不少人隐约感到,四大发明也许一点也不值得中国人自豪和骄傲,因为它们都不过是人们在日常生产和生活中偶然的发现而已。如果中国从来就不具有世界领先的科学技术,那就无所谓明清时期的"落伍"。近代中国的经济和科学技术大大落后于西欧,不过是由于近代以来西欧大大加快了发展步伐而已。因此,探讨中西历史何以出现如此强烈的反差,不应当致力于研究中国,而应当致力于研究西欧。

其实只要把世界其它地区也纳入我们的视野,就很容易发现,比中国更早进入文明社会的埃及、印度、巴比伦所在的地域,也都没有(自发)发展出近代的科学技术和,它们的经济和社会发展实际上也都是停滞的。只是由于它们距近代文明发源地的西欧较近,受近代文明"冲击"比中国早,有的国家或地区甚至直接被西方文明所统治,这才使它们似乎显得比中国"进步"。从宏观角度看,传统中国社会不管是缓慢、停滞还是落伍,在世界上并不是什么特殊现象。可以肯定,如果没有西方资本主义的兴起并向全世界扩张这一伟大的社会运动,世界其它地区还会普遍停滞于自己的中世纪,中国也还会继续自己的王朝更替和历史循环。认为任何"社会"或"文明"都具有无限发展的潜力,是没有根据的。

中国学者尤其不愿意相信传统中国社会不具有自发发展到资本主义的潜力,所以总想在中国历史中发现能够自发发展到资本主义社会的"因素",于是明清时期的"资本主义萌芽"被制造出来。对于这些"资本主义萌芽"何以没能发展起来,他们则归咎于西方的扩张打乱或"阻碍"了中国的正常发展。

但是也有不少学者看到远在资本主义扩张到中国之前,中国已经大大落后于西方,所以近代中国的落后,就不应当归咎于资本主义的扩张打断了中国历史的进程



本文来自:加速度学习网 www.suduxx.com 欢迎记住域名下次再来。

上一篇:临床护理论文撰写的难点和对策
下一篇:英文摘要的写作要求